冬至散文 ;美竹铃

  • A+
所属分类:随笔日志

又是冬至了

文/苏陶

又到冬至了,穹顶下一片阴霾。

冬至,又名“冬节”,“和东”,是我国二十四节气之一,八大天文节气之一,与夏至相对。据说历史上周朝的冬至是元旦,以前是很热闹的一天。

冬至那天,太阳直射地面的位置到达一年中的最南端,几乎直接在北回归线上。这一天,北半球日照最少,比南半球少50%,白天达到最短,越往北,白天越短。

古代关于冬至的说法是:阴极来,太阳开始,天往南,昼短影长,故称“冬至”。

然后,我想起了十几年前一家三口去登封的旅行。那是一个五一假期,在登封的大学室友陪同下,当然去了星星天文台。

天文台位于嵩山风景区八大景点之一登封市藁城镇,由元代天文学家郭守敬创建,已有700多年的历史。它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天文台,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天文科学建筑之一。它反映了中国古代科学家在天文学方面的杰出成就,在世界天文学和建筑史上具有很高的价值。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中国首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观景台内,有一个“观景台”,是周文王四儿子姬旦建造的。它是古代祖先用来测量太阳阴影和验证四季的仪器。周朝是商贾在周朝灭亡后建立的。俗话说“得中原者得天下”。所以周朝想在中原建都,也就是现在的洛阳。为了适应政治统治的需要,为东都洛阳的建设寻求准确的天文依据,姬旦修建了“观测平台/[/K13/。中国传统节气分为:“冬至”、“夏至”、“春分”、“秋分/[/K13] “观测平台”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显示了我们祖先的杰出智慧。

冬至后白天一天天变长,“腊八后长出叉子,一年后长出椽子”;“冬至暖,暖到小满”;“冬至冷,春节暖,冬至暖,春节冷”;“冬至西北风,明年春旱”……这些都是成年人经常听到的。

冬至意味着最冷的时候到了。刚刚倒出的水在一片土壤上涂了一层厚厚的护肤霜,爱的池塘慈爱地凝结成冰,为鱼挡住刺骨的寒风。

面对同样寒冷的冬天,有着不同的命运。古代富裕家庭常有“朱门酒肉臭”,穷人有“冻骨”。至于“旧瓶子里有一抹绿色,安静的炉子里有一抹红色”,应该算是幸福的家庭生活吧。

但也有学者经常搞一些所谓的消寒活动,其中最优雅的是1999年消寒图中的九联。上联“春泉挂春,柳泉染春色”,下联“秋院挂秋柿秋送秋香”。你仔细看过这幅对联吗?每副对联有九个字,每个字有九个笔画。每天上下对联加一笔。从冬至开始到9981年底,可以说是“ ”创作的最长的对联。但无论1999年什么样的消寒图,古人都是一边消磨时间,娱乐身心,一边简单记录天气的变化。回看世界上很多语言,除了我府上的方块字,谁能做到?

而我童年的冬天呢?

小时候,在我的呼吸变成冰的那些日子里,一群朋友总是不怕冷,在外面蹦蹦跳跳,念叨着“拉齐巴拉之类的一些民间说法,出门冻煞”。男生玩火枪,滚圈,打纸袋,拉陀螺,举拐杖,滑冰,女生玩跳绳,跳圈,跳皮筋,踢羽毛球,扔沙袋,老鹰抓小鸡。男女一起当犯人在屋檐下挤油玩……小孩子玩的时候经常忘了吃饭,大人一遍又一遍的喊。那些还兴高采烈的朋友不情愿的离开队伍回家。有时候晚上之前玩累了就睡着了,连衣服都懒得脱。朦胧中,你被父母抱在怀里,脱下棉衣西裤,马上就睡着了。

第二天睁开眼的时候,窗玻璃上覆盖着美丽的冰花。茂密的森林,茂密的绿纱,成熟的水稻,波光粼粼的池塘,像白云,像透明的菊花,像精致的雾凇,奇妙而独特。有时候融化不了的时候,把嘴指向一个地方,呼吸,直到融化了一个透明的天窗“ ”。通过这个天窗“ ”,可以观察外面的世界,看到冬日清晨的宁静。

那时候农村的冬天,天很冷,路都冻裂了,过了晚上经常有冰块在水桶里玩。老房子里的柴火和耐火厚重而温暖,烟火味的食物清淡而温暖,真的让人回味无穷。

冬至到了,春天还会远吗?不管是之前度过的,还是刚刚度过的,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寒冬不能破坏意志,心里的心思什么都有。

现在晚上一个人坐在电脑旁边,透过窗户看着广阔的夜空,记下回忆,放松心情。当个孩子真好。世间所有的喜怒哀乐都与自己无关。在父母的保护下,感觉天总是蓝的,没有特别的光彩。每天,我第一次环游世界时,总是面带微笑。那时候,我无法逃避和隔壁孩子玩耍的乐趣。现在想来,可能是我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纯粹的回忆了!

后来我渐渐长大了,渐渐体会到了生活中常见的成分。我小时候的梦想还很满,但现实太骨感了。就这样,我们日复一日的和平凡的日子作伴,几乎没有故事发生,所以多年后注定很平凡很平淡。

可惜红尘里的人都是听别人讲故事的,从来不会认真去追一个过分的东西。也许他们注定只是一颗没有颜色的流星,即使天空经过,也不会留下美好的痕迹。这些都是因为太普通吗?

是时候回望岁月了。在来这里的路上,每一点都让我相信,这个世界是不可预测的,所以我可以坦然的接受和面对生活的喜怒哀乐。生活因为美好而存在,也因为变幻莫测而让人遐想。

回眸岁月,感谢岁月的磨炼;回眸岁月,谢谢你的成长。

又是一个冬至。是朱妍辞职了吗?还是生出新的生命?

冬至吃饺子

文本/张永生

冬至是中国计算二十四节气的起点。“冬至大如新年”。在这一天,每个家庭都应该聚在一起包饺子,吃饺子,以迎接即将到来的“寒冷的日子”。每当这种情况发生,小时候总会看到用妈妈包着的饺子。

小时候第一次进入冬天的时候就盼着冬至。那几天生活很辛苦,放假能吃个饺子。冬至的前一天,妈妈会早起,去菜市场买回肉和蔬菜,回家后,把蔬菜清洗干净,放在一边晾干水分备用。然后把肉切成小块,在砧板上用刀把肉剁成糊状,边剁边加入葱、姜、蒜、料酒、酱油等食材。肉切碎后,拿着食物,小心地切碎。经过前期准备,我们开始和面。最后我们把蔬菜和肉混合,加入清油、盐、味精、鸡蛋等调料,搅拌均匀。一切准备就绪,我妈又擀饺子皮,我则试着包饺子。

第一次包饺子的时候,我看着妈妈拿了一个饺子皮,里面放了一些馅料。就像变魔术一样,突然一个漂亮的饺子出现在我面前。我模仿妈妈的动作,但总是笨手笨脚,无法成型。我妈耐心地手把手教我,按照她说的程序,我终于做了第一个饺子。虽然不是很像,但是站不起来,最后还是用馅料包在一起。都说熟能生巧,没错。随着数量的增加,我包里的饺子越来越好。饺子不仅能傲然挺立,而且外形美观,背上有些轻微的褶皱,像穿了一件漂亮的百褶裙。妈妈看到我进步这么快,自然喜出望外,夸我。在妈妈的认可下,我越来越努力……

把饺子都打包好了,我围在火炉边,看着肥饺子上下翻滚,让我直吞进肚子里。端着煮好的饺子狼吞虎咽,感觉特别香,因为毕竟是自己劳动的结果。后来我学会了和面和拌馅的程序。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掌握了整个过程。我还记得当时问我妈:“冬至为什么要吃饺子?”妈妈说:“冬至和饺子碗不一样,耳朵冻掉了也没人管。不吃饺子会冻耳朵的!”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这是我妈给我讲的一个笑话。

每年冬至,我妈都会拌一大锅我们最爱吃的馅料,围着桌子坐着,有说有笑,包饺子。全家人围着面团、馅碗、擀面杖和活泼的小饺子。多少亲情和温暖渗入其中,幸福、甜蜜和幸福出现在平淡的光线里,每一个饺子都是那么香。冬至吃饺子更多的是享受家的深情和温暖,小饺子包裹着希望和光明的未来。

久而久之,当年把饺子包在妈妈身边的我,现在变成了一个离开家乡的流浪者。积累下来的情绪沉淀在心里,总是在不经意间打出生命最强的声音。又是冬至,又是饺子香的一年。对吃饺子的渴望已经变成了对乡下老母亲的深深向往。母亲思念钢琴的声音给这个冬天的我带来了不一样的关怀,我相信我的关怀和问候一定会随着北风飘向不远处的故乡,祈祷母亲永远健康……

又到冬至了

正文/龚-天蓝色鬼兽

这是一年中的冬至,有必要给已故的父亲一个坟墓。所以2015年我们安排年假的时候,特意放了两天假。提前向领导请假,跟领导说实话。冬至的时候,你需要去你父亲的坟前纪念一下。领导特别乐于助人,乐于请假。

冬至那天,有点潮湿,父亲的墓四周都是落叶。大概冬天来了,风吹着树上的叶子,落在坟茔上。沿着坟墓的斜坡,在重力的作用下,树叶在坟墓周围滑动。层层叠叠,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小心翼翼地摆弄着它们,把大杨树叶子和栗树叶子摆放得井井有条,在冬日的微风中静静地守护着坟茔。

我用铲子打开墓旁的落叶,露出新鲜的泥土。翻新一件艺术品,翻新父亲的坟墓,让冬天落叶下的新鲜泥土覆盖坟墓,似乎很虔诚。

改造后,冬天的寒冷似乎减轻了很多。拿着妈妈做的三个小菜,准备好的水果,馒头,饮料等物品,去爸爸的坟前告诉爸爸。

父亲的声音和笑容又出现了。虽然我父亲在山里支持我,但我父亲从未忘记我的言行。

“雁过留名。”是我父亲多次对我说的话。现在我已经尝到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古老的英雄故事,如《统帅的穆·》和《薛丁山西征》等,情感丰富,成为童年夜晚的精神食粮。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有一种生活,我不知道该怎么珍惜,但是很奢侈,充满温暖,刻骨铭心。

父亲睡梦中激昂的京剧唱腔,如“苏三离开洪洞县,走到街前”,“架起一个七星炉,用铜壶煮三河。摆开方桌,招待十六方。”不时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父亲不认识很多人物,但是凭借他超强的记忆力,除了走街串巷、逛市场的工作,他还学会了和走街串巷的说书人一起说唱。父亲的评书故事和梦中的京剧唱腔,成了语文学习的启蒙。

在父亲的坟前,瞬间回忆父亲的言行,其实是对自己灵魂的简单净化和洗礼。

神父,你没事吧?

那年难忘的冬至节

正文/无敌丁牢头

今天是冬至节。根据我家乡的传统习俗,家家户户都必须吃饺子。

此时此刻,吃着美味的饺子让我想起了40多年前冬至节吃饺子的情景。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1971年。

当时是生产队,农村一贫如洗。农民一年四季都不能吃大肉,除了春节的几顿大餐。

冬至节快到了,村里大部分人没钱切肉包饺子。然而团队喂了几十头猪,大猪长到了一百斤。当时猪长到130多斤才可以卖。否则不会收购美食站。

冬至节没钱切肉怎么办?一个村子里的老人和年轻人面面相觑,看着队里的几十头猪,把冬至吃饺子的希望都寄托在猪身上。

冬至节前几天,群众开始纷纷窃窃私语,希望队伍能杀猪两只,让村民们在冬至节吃个饺子!

群众一直在等待和期待,看着明天冬至节来临,等着队长开口杀猪。不过队长是个金舌头,捂着葫芦不开口,大家都很担心。

天渐渐黑了,人群被一大片黑压压的区域包围着。队长终于开口了。他说:我完全理解村民的感受。我不是不愿意杀猪,而是因为猪小,不够大。现在猪已经长到一百磅了。是时候长胖了。杀了他们真可惜!但是,既然大家都有这个要求,那就为了让我们村的人在冬至节吃大肉和饺子,那就宰两头猪吧!

团队最后杀了两头猪。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两只猪杀了一百多斤肉。当时我村有200多人,每人分到半斤猪肉。一家五六口也能吃到两三斤肉,冬至节吃饺子绰绰有余!不然我村不知道有多少人吃不了饺子!

现在,不要说假期吃肉不用担心。就算平时想吃肉,想吃就吃。一点都不难。甚至,我已经吃够了肉。我不想吃肉!

回首往事,想起那年冬至节吃饺子的情景,我一直记在心里!

冬至吃饺子

正文/何宏宇

今天冬至,心里有一丝丝的伤感。

也许,我想妈妈了。

或者说,是因为其他的事情。

总之,心情多愁善感。

朋友圈里的每个人都在晒饺子的照片。当我看到它的时候,它甚至会激起我心中浅浅的悲伤。

中午听了卡农的《幻想曲》,欣赏了钢琴美妙的旋律。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流动的旋律里,还是有些伤感的。

摊开一张白纸,想画点什么。

但是,似乎还是会有淡淡的伤感。

一个女人,长发披肩的女人,随意画的。那双深邃的大眼睛里藏着一些冷漠的悲伤,就像我此刻一样。她手里拿着一朵红花。在花的上方,有一只红色的蝴蝶在翩翩起舞。跳舞的蝴蝶旁边有一个小红点。我觉得是蝴蝶的血。它受伤了,殷红的血从它的身体里滴落……

不知道为什么会画出这张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让这张图有点伤感。

反正就是感觉画完之后轻松了很多。

冬至吃饺子,会让人不自觉地怀念母亲,回忆那些逝去的快乐日子。

很多年前,我吃饺子,冬至还是不是冬至。那时候爸爸最喜欢饺子,妈妈每周用不同的馅料包饺子。

那时候我上中学,最喜欢做的事就是站在厨房的大案板前,帮妈妈包饺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单手卷饺子皮的技巧,卷起来的时候,足够八个人一起包饺子了。

现在,我父母分居了。更可怕的是,他们都老了,再也吃不到自己包的饺子了。

每当我有时间,我都会给妈妈包饺子。

那时候我妈总是笑嘻嘻的。

当我看着她吃饺子的时候,我仍然记得很多过去。

也许,那一刻,妈妈也会想起那些旧时光。

那时候,我亲爱的妈妈,她是多么年轻美丽啊!

时光荏苒,饺子成了我记忆中一种快乐而略带苦涩的食物。

冬至吃饺子。

一个个慢慢吃的时候,发现有眼泪突然滴下来……

冬至军营充满乡愁

文本/江志强

每到冬至,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念头,悄悄爬上来。或孤独,或寒冷,或温暖。随着年龄的增长,仔细思考,分辨清楚,细细品味。原来是一壶浓浓的乡愁。

十八年前的冬天,我高中毕业,穿上了军装。一个下雪的早晨,踏上一列绿皮火车,穿越黄河、长江,到达江南的一个军营。从此,一种从未有过的乡愁感悄然滋生。闲暇之余,看了看日历,才知道离开家乡的那个下雪天,正是冬至。难怪我妈送我走的时候哭的很厉害,说不出话来。天气越来越冷,马上就要过年了。我儿子此时离家很远。妈妈能不难过吗?

当时公司没有电话,没有互联网。营房外面有个小店,是驻地村民开的。在艰苦训练的空余时间,经常隔着营房大门看小店。因为那家商店里有一部可以打长途电话的电话。但部队纪律严明,干部战士除特殊情况不准步出营门。所以只好在值班室摸着内部电话,沉思良久。不知不觉就拨通了家里的电话,期待“奇迹”发生。显然,我幼稚的行为是徒劳的。当话筒传来忙音时,总是会丢失,丢失。

教官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心呢?他在训练的时候抱着我受伤的手臂,小心翼翼的揉搓按摩,拿出红药水,小心翼翼的涂抹。我发烧了,他自己煮,做了一碗好吃的煎蛋面,亲手拿给我,亲手把药喂到我嘴里。深夜,他陪着我,在训练场周围溜达,意味深长地说:“现在,你想念父母,想家,但这只是很短的时间。以后,你会想到这个地方。会持续很久。”

大约三个月后,我适应了军营的生活。我用最传统最古老的方式联系父母,就是写信。站岗的时候,站在岗哨上,摸摸钢枪,抬头看着冷岳。无数的乡愁躺在皎洁的月光下,在冰冷的枪头上。

五年后,我退休了。回家的第一个晚上,我想好好睡一觉,可是辗转反侧,泪流满面。满脑子都是老部队和老战友,还有八一自动步枪亮亮的枪头,热气腾腾的一碗荷包蛋面,教官给我擦伤口的一瓶红药水,那一轮岗哨上的冷岳,营房外小店里的电话……看日历瞬间愣住了。这一天,多年以后,在我的脑海里,这些军营的“符号”占据了很大的空间,没有什么可以轻易替代。

我以为,当我脱下军装回到家乡,深深的乡愁就会戛然而止。谁知道,在离开军营后的第一时间,一种新的乡愁竟然来了,直到蔓延开来。第二故乡的庄严话语,一个独兵,永远铭刻在我心中,永不褪色。

冬至,一种美好的惆怅,一种别样的情怀,悄然涌上心头,是军人的乡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