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美伊关键18小时:特朗普表现克制,伊朗多渠道向美方

美国官员透露,从7日深夜到8日上午,伊朗至少通过三个渠道联系特朗普政府,包括瑞士和其他国家。据称,伊朗发出的信息非常明确:此次袭击将是伊朗(对苏莱曼尼袭击)的“唯一回应”,他们现在将拭目以待美国将会做些什么。

伊拉克当地时间1月8日凌晨1点45分(北京时间1月8日上午6点45分,美国东部时间1月7日上午17点45分),伊朗军方在1月3日其高级将领苏莱曼尼(Suleimani)遭到袭击的同时,对伊拉克境内的两个美军基地发动了袭击。

18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声明,称前一天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遭到伊朗袭击,但没有人员伤亡,并宣布将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

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道,特朗普的声明暗示不会对伊朗做出“军事回应”。

1000特朗普发表全国电视讲话。

在这18小时内,美国和伊朗之间有过任何接触吗?特朗普为什么推迟最初计划的公开声明?美国政府的最高级别是如何决定不使冲突升级的?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纽约时报》通过采访数十名特朗普政府官员、外国外交官和国会关键成员,恢复了这一激动人心的18小时决策内幕。(除非另有说明,本文中的时间为美国东部时间,与伊拉克时间相差8小时。)

17:30左右:收到紧急通知

7日下午,美国伊朗事务特别代表布莱恩·胡克(Brian Hook)正走上洛杉矶外交活动的舞台,准备就美国的伊朗政策发表演讲。演讲开始几分钟后,他收到了一份紧急通知。胡克匆匆结束了他的演讲,走了下来。

美国媒体称,当时,美国情报卫星探测到来自伊朗的信号,表明该国刚刚发射了第一枚短程弹道导弹。美国情报分析员利用该地区卫星和美国侦察机提供的信息,迅速确定伊拉克境内的阿萨德和埃尔比勒基地为导弹目标。几分钟内,驻扎在那里的美军收到了警告。

另一名知情人向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透露,当天下午早些时候,美国收到了伊拉克政府的“提醒”。基地已经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他们的军事人员躲在掩体中。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伊拉克军方随后证实,该国在1:45至2336015之间(美国东部时间当天7日,17:45至18336015)遭到22枚导弹袭击。十七枚导弹落在阿萨德基地,其中两枚没有爆炸,另外五枚落在埃尔比勒。

一个月前,胡克代表美国政府在瑞士与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展开了一次罕见的“囚犯交换”。正当人们猜测陷入低谷的美伊关系是否会因为这次“囚犯交换”行动而“解冻”时,1月3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军”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被美军杀害。后来,伊朗誓言“进行严厉报复”。

18:30左右:特朗普和伯恩斯分别向两党成员做了简报

袭击发生后不到一小时,美国国会两党成员都接受了简报。众议院议长和民主党人佩洛西正在与一些资深民主党人讨论伊朗局势。根据当时在场成员的描述,得知这一消息的佩洛西暂停了讨论,并向成员通报了紧急情况。

不久之后,佩洛西与副总统伯恩斯通了电话,副总统向佩洛西简要介绍了伊朗的袭击。与此同时,参议院少数党(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也接到伯恩斯的电话,并收到了关于此次袭击的简报。与此同时,共和党领导人直接听取了特朗普的简报。

19336000:五角大楼试图联系伊拉克总理

在五角大楼,国防部长斯珀在得知袭击后立即会见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和高级国防官员。斯珀办公室试图联系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就在几天前,阿卜杜勒·迈赫迪还批评美国无人驾驶飞机袭击苏莱曼尼是“公然违反美国驻伊拉克部队的条件”

起初,五角大楼无法接通阿卜杜勒·迈赫迪的办公室。当时,大约是东部时间7点(巴格达时间凌晨3点)。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联系了伊拉克驻美国大使,大使设法联系了伊拉克领导人。打了几个电话后,斯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莉前往白宫召开紧急会议。

19336030:在官员们聚集在白宫作战室开会之前

19336030,斯珀、米莉和国务卿庞贝相继抵达白宫。不久,一群高级政府官员聚集在白宫作战室。除了特朗普、伯恩斯、庞贝、斯珀和米莉,还有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赖恩、代理国家情报总监约瑟夫·马奎尔和代理参谋长米克·马尔瓦尼。白宫法律顾问帕特·西波隆和新闻秘书斯蒂芬妮·格里森也出席了会议。中情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参加了电话会议。

1000特朗普和政府高级官员在白宫作战室讨论应对伊朗局势。截图

conference的第一个目标是找出是否有美国人在空袭中丧生。一位与特朗普交谈的参议员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即使只有一名美国人伤亡,特朗普似乎准备反击伊朗的设施。

然而,初步调查显示,美国人在袭击中几乎没有伤亡,在场的人描述了当时在作战室的一种“克制”感。一名白宫官员表示,尽管当晚有人提议反击伊朗,特朗普决定等到更多关于伊朗意图和当地情况的信息公布后再行动。

消息来源称,作战室的最初反应令人惊讶,因为伊朗在袭击中发射的导弹数量“如此之少”,各方此前都预计伊朗会反击,所以袭击后人们感到平静。许多美国官员最初认为,伊朗的袭击更有可能“发出信号”,而不是杀死美国人。一位消息人士指出,伊朗人过去使用弹道导弹的准确性绝不是这次袭击显示的平均水平。报告称,伊朗三分之一的导弹这次没有击中目标。然而,这一声明与伊拉克军方已经发布的信息相矛盾。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袭击发生后几小时内,特朗普明确表示,他想发表公开讲话,因此他的助手们立即开始制定一项针对全国的应急计划。演讲的框架是由高级顾问斯蒂芬·米勒起草的。特朗普的女婿兼白宫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是特朗普演讲的支持者之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特朗普后悔在苏莱曼尼遇袭后没有及时向全国发表讲话,担心他错过了塑造自己形象的机会。

21:00左右:共和党呼吁谈判

共和党领导人不断从白宫得到最新消息,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詹姆斯·英霍夫参议员。一些消息来源称,共和党向白宫传达的总体信息是克制,“现在是缓和局势的时候了。”

最后,白宫官员说特朗普那天晚上不会发表全国性演讲。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采访的几位共和党国会议员助手称,这一消息“缓解了”立法者的压力。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早些时候报道称,袭击发生后,白宫计划允许特朗普在美国时间当晚发表全国演讲。

特朗普开始与几位共和党议员交谈,包括inhofe。他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特朗普的情绪“非常非常积极”,并表示愿意与伊朗谈判。殷霍夫表示同意,并告诉特朗普,这不仅是缓和局势的机会,也是开始谈判的机会。

21:45: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一切都很好!伊朗向伊拉克的两个美国军事基地发射导弹。伤亡和损失评估正在进行中。到目前为止,一切进展顺利!到目前为止,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装备最精良的军队!我明天早上会发表声明。”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

整晚:美伊秘密接触

然而,当晚的比赛还远未结束。

据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称,从7日深夜到8日上午,伊朗至少通过三个渠道与特朗普政府联系,包括瑞士和其他国家。据称,伊朗发出的信息非常明确:此次袭击将是伊朗(对苏莱曼尼袭击)的“唯一回应”,他们现在将拭目以待美国将会做些什么。

在对伊朗的回应中,美国表示完全知道伊朗控制了中东的特工。消息来源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伊朗试图“推卸责任”,但美国明确表示不相信这一说法。

东部时间8日1336000时左右抵达,战场评估结果显示没有确认美国军方人员伤亡。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在白宫工作了一整夜,并制定了一个应对计划,包括制裁伊朗的计划。8日上午,双方再次会见特朗普,汇报最新进展。当时,特朗普做出了最终决定,决定以制裁回应,并表示他不会考虑冲突进一步升级。

"他们已经撤退了,现在我们也将撤退."一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

11:30:晚特朗普声明8日

随后,特朗普开始修改他的演讲。白宫原本计划让特朗普在东部时间8日11: 00(北京时间24: 00)向全国发表演讲,但特朗普的顾问们一直在权衡这次演讲,并将演讲推迟了近半个小时。

11:30,伯恩斯、庞贝、斯珀、米莉和几名身着军装的国家安全高级官员站在白宫大厅的主席台两侧,大厅铺着红地毯。他们身后的木门随即被打开,特朗普终于出现在媒体的直播中。

“只要我是美国总统,伊朗就永远不会被允许拥有核武器。”特朗普以此开场,并为他10分钟的发言定下基调。特朗普表示,前一天伊朗袭击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没有人员伤亡,美国将对伊朗实施新的制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